【社会】“草坪禁令”凸显大学管理理念之殇

      近日,广州中山大学关于“草坪禁入”的规定招来部分师生的反对,同时引起社会热议。上周五,该校社会学教授王进带着学生到草坪上课,遭到学校保安的“驱赶”。12月11日,中山大学保卫处通过微博回应此事称:“校园不能成为随意嬉闹的公园和乐园,校园应该高雅有品位。”(12月15日《北京青年报》)

      老师带着学生在草坪上课,本是多么诗情画意的美景,但由于保安人员的驱赶,引得师生与保安之间纷争不断。看似是师生与保安的纷争,本质上是师生与学校规定之间的纷争。老师、学生希望,在草坪上上课应该被允许,而学校的单方面理解就是,只要踩踏了草坪,那就是对学校规定的“践踏”。

      其实,双方都没有错。学校践踏草坪的禁令是从维护公共设施出发的,这个也符合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,“小草也是有生命的,我们要爱护”。而师生到草坪上课就一定是错的吗?也不尽然。在草坪上课,能够亲近自然,与大自然亲密接触,再有也能愉悦上课心情,这是我们曾经作为学生时最大的梦想!只是,梦想终归是梦想。教授王进带学生草坪上课,还没有好好体验实现梦想之愉悦,即被学校保安“驱赶”禁止了。

      不过,从师生上课的照片来看,笔者以为他们真算不上是胡乱非为、任意践踏草坪,反而是井然有序的围坐草坪之上,随身物品也摆放的尽可能不伤害任何“花花草草”。如果真要给师生草坪上课来个定性的话,草坪上课危害不大,也不是对小草生命的践踏,而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场景。而学校“草坪禁入”的这一规定,反而实际上是“过度保护”了。

      学校保护草坪,无可厚非,但该理清性质:要保护,但不能胡乱一刀切保护。草坪不仅仅是公共设施,是美化校园环境的小生命,他们也应该是师生用来亲近的、抚摸的。

      围坐草坪上课、聊天、写生、读书,这是多么的浪漫与惬意,这不应该是大学生们的奢望。这就需要校园管理者改变目前“草坪禁令”的管理思路,或许可以通过建设一些“可以踩的草坪”和“不怕踩的草坪”,供师生草坪上课或者开展其他亲近自然的活动。

      另外,从“保护学校草坪”这件事,或多或少暴露出了学校制定规定的“任性”与“慵懒”,也凸显出时下大学管理理念存在不足。面对思维活跃、紧跟时代潮流的大学生,任何一刀切的禁令,都是无法令大学生“循规蹈矩”的。要想建设世界性大学,靠“禁令”是万万不可的,开放、多元、发展、协调、共享的学校管理理念才是正途。

新闻排行